阅读文章

论语:三家者以《雍》彻(3-2)

[ 来源:http://yantu100.com | 作者:网友 | 时间:2021-03-29

      孔子专门望重礼制,对于周公之后所做的越礼走为,无处不外示奚落。“八佾舞于庭”是僭礼,“三家者以《雍》彻”不光仅是僭礼之举,而是明现在张胆地图谋不轨。

图片

      三家者以《雍》彻。子曰:“‘相维辟公,天子穆穆’,奚取于三家之堂?”

图片

【注解】

      三家,指孟孙氏、叔孙氏、季孙氏三家鲁国当政医生,他们都是鲁桓公的子女,又称“三桓”。

      《雍》,原出《诗经·周颂》,相传为周武王祭祀毕周文王撤往祭品时歌唱的笑章,为天子之笑。诸侯、医生倘若行使,则为僭礼、越礼、违背礼制。

      彻,通“撤”,即祭祀完毕后撤往祭品。

      相,助、辅助,此处指助祭。

      维,语气助词,偶然义。

      辟(bì)公,指诸侯。

      穆穆,庄厉肃静的样子。

      堂,迎接来宾祭祖的地方。

图片

【译文】

      孟孙氏、叔孙氏、季孙氏三家在祭毕先祖后(也命笑工)奏唱着《雍》诗撤往祭品时。孔子(评论)说:“《雍》诗中说:‘助祭是诸侯,天子主祭庄厉肃静。’(这栽礼仪)怎么能用在这三家的祭堂里呢?”

图片

      “礼”是孔子政治思维系统中的主要周围,孔子是周朝礼制的坚定维护者。本章与前章都是谈鲁国当政者违“礼”的事件,对于这些越礼犯上的走为,孔子极为愤慨。孔子认为,天子有天子之礼,诸侯有诸侯之礼,欧宝OBO各守各的礼,才能够使天下稳定。但他的身份和地位无法与“三桓”抗衡,面对这栽现实根本无力转折,只能对“三家者”的僭礼走为,借用《雍》诗中的诗句“相维辟公,天子穆穆”外达出本身的偏见而已。

图片

      “三桓”之家在鲁国公族中势力最强,在与其他公族的搏斗中逐渐占有上风。到了鲁昭公后期,国君大权旁落,逐渐沦为任人摆布的傀儡,国家权力十足落入“三桓”手中。鲁昭公二十五年(公元前517年),鲁国发生“斗鸡之变”(《左传·昭公二十五年》),“三桓”联手发动政变,争夺政权,鲁昭公被迫流亡齐国。此后八年即鲁昭公二十五至三十二年(公元前517—前510年),鲁国国政由季氏宗主季平子代理,“三桓”之家更添肆意妄为,自然会发生“三家者以《雍》彻”。据猜想此事答是发生在鲁昭公流亡期间,而且不光一次。

图片

      春秋时期,每逢主要的祭祀仪式或社走运动,都要赋颂诗篇。但对诗篇的内容专门讲究,所赋诗篇必须相符运动的场相符、情境、内容、人物身份以及礼仪规范等。《雍》本是周武王祭祀周文王时的一始颂诗。鲁国世秉周礼,周公分封诸侯的时候,让鲁公伯禽把《雍》带到了鲁国,行为鲁国历代国君祭祀先祖的颂诗,清淡安排在“彻”这个仪式上唱颂。“彻”是祭祀完毕撤往祭祀用品时的一个仪式。“三家者”在家祭进走到“彻”时居然僭用周天子之礼赋颂《雍》诗,而对于这栽公开违背礼制的走为,竟然无人敢于出面干预,可见鲁国那时的政治生态已达到何等凶劣的境地。

图片

相关文章

欧宝OBO

回到顶部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欧宝体育首页-主页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欧宝 版权所有